当前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学园地 > 正文
群众的笑容让警徽更耀眼(原创)
发布时间:2018-09-18 来源:经开分局 浏览次数: 字号:A A+ [打印] [关闭]

有人用金色来形容秋天,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人们在春天里播下希望的种子,在最美的秋天,收获着累累硕果。金秋九月,崭新的校园里送走了一批莘莘学子,同时又迎来了一双双新的对知识充满好奇、充满渴望的眼睛。穿着漂亮衣服,背着粉红色小书包,扎起两个牛角辫的小欣欣在九月里,终于成功的报上了名,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小学生,小欣欣的眼里充满了海棠花般的幸福。

那是2018年刚过完春节,虽说已到了春天,天气不似寒冬里那般咄咄逼人的冷,但初春的风划过脸颊依旧叫人打起了寒颤,经开分局龙背派出所的民警们像往常一样开展安全检查、“一标三实”入户等工作,户籍民警张姣随同前往的社区民警一起进行异地身份证办理宣传工作,在走访至辖区陈南村张军庆(化名)家时,其孙女欣欣(化名)吸引了民警的视线。   

户籍民警张姣诧异的问张军庆:“孩子们这个时候已经开学了,您的小孙女怎么没去上学呢?”张军庆面带难色的答道:“哎,没办法呀,人家学校要娃的户口本才给报名的,但娃到现在还没上户口哩。”张姣疑惑的追问:“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不给娃报户口呢?”,这不问还好,一问竟戳开了张老汉的泪窝子,他一边抹泪一边说:“哎,娃呀,你是不知道情况,我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了个‘不全活儿’的儿子,他脑子不清白,跑了。儿媳见儿子是这样子生下娃之后就也跑了。我听村长说报户口要出生证、结婚证,我就没去派出所了,我娃生下来他妈就走了,啥都没有,自己连娃的出生日期都不知道,只知道孩子今年6岁了。”,这可急坏了民警张姣,这个年龄九月份就应该上小学了,孩子至今没有户口,恐怕学校是没有办法为孩子登记档案的。张姣即刻将了解到的情况汇报所领导,斩钉截铁的承诺张军庆:“叔,给娃上户口的事交给我了,您放心,我保证不耽误孩子入学。”随后,所里积极协调辖区幼儿园,让小欣欣先入学。

经所领导协商并请示分局户籍室后,决定通过调查笔录、补充相关资料的方式为小欣欣补录户口,一场艰难的调查、取证之战就这样拉开了帷幕。龙背派出所成立以民警邢国洲、王庚、张姣等为成员,所领导王晓军为组长的调查、取证小组,张姣主要负责证据资料收集和与户政科沟通,其他民警进行实地取证工作。调查组一开始就碰到了难题,孩子究竟是在哪个医院出生的?如果知道出生医院,就可以查到出生病例,一切难题就迎刃而解,但孩子母亲远走他乡无法联系,孩子的父亲精神不正常,跑的找不着人影,这可怎么办?经与分局户籍室沟通后决定启用第二套方案,找着张军庆儿子,也就是小欣欣的父亲,带其和小欣欣做亲子鉴定,拿到鉴定结果也可为孩子报户。于是,民警又开始了小欣欣的寻父之旅。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对张军庆近邻和亲友的调查已经完成,但小欣欣的父亲仍未寻到,这可难坏了民警。过了暑假就是小欣欣上小学报名的时间了,此时的户籍民警张姣已怀孕数月,为了尽早为小欣欣登记上户口,张姣主动请缨参与取证,所领导嘱咐其注意身体,她却说:“我不能休息,我心里着急,眼看着九月份孩子就要上学了,得把户口上了我心里才踏实。”她同所领导王晓军头顶炎炎烈日,奔波于渭南各大医院之间,还是希望可以找到蛛丝马迹,无意间听张军庆提过孩子曾在西安高新医院看过病,张姣即刻随同所领导王晓军驱车前往西安市高新医院,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查到了孩子的出生日期,抱着小欣欣的病例资料,张姣如获珍宝。

考虑到进一步做亲子鉴定费用的价格太高,张军庆夫妇两人抚养孙女欣欣,本就不易,做鉴定的费用于他们的日子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加之,小欣欣的父亲一直寻而未见,眼看着小欣欣又上学在即,经所领导与分局户籍室沟通协调,遂决定特事特办,根据民警现收集资料,开通绿色通道为小欣欣登记户口。在民警、领导的不懈努力下,“黑户”儿童小欣欣最终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户口本。

9月7日14时许,经开分局龙背派出所户籍室里,张军庆为送来了题为“忠于职守,为民解忧”的锦旗,感谢派出所解决了困扰其家庭多年的难题,让孩子和其他同龄人一样,可以按时入学。此刻,站在角落里的小欣欣拿着崭新的户口本脸上早已笑成了一朵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