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学园地 > 正文
辅警老杨(原创)
发布时间:2018-10-23 来源:经开分局 浏览次数: 字号:A A+ [打印] [关闭]

老杨是我们所的辅警,五十多岁,大高个、大嗓门、大饭量。初识老杨,是我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一天,师傅给我说,最近人手紧,我给咱找了个老合同警,绝对是个美人手!然后就把老杨领来了,我一看,老杨面相像极了网上流传的“姚明”那个表情包,抬头纹极深,嘿嘿一笑、一脸褶子,到饭时不用招呼、不用客气,呼哧呼哧端上碗就咥(dié)开了,我一看这情况,心里直纳闷:这样子,该不会是来混饭的吧!但后来,我却被老杨一次次实力打脸。

老杨适应能力极强。所领导把他安排在责任区民警组,主要跟着我刘哥跑村子,大概一月不到的功夫,全辖区所有的村都记清了,甚至有些村的几组在什么地方、村书记主任是谁都摸清了,而我参加工作大半年了,村名都没有记全,更别说认书记主任了,到了有些村我东西南北都迷呢!我忍不住问老杨啥窍道,老杨右手俩指头一抬,做了个夹烟动作,我说:哦,明白了,你是跟人抽烟抽出来的经验!老杨说,啥么,我的意思是你买包烟,我告诉你!我头一扭准备走,老杨忙把我拉住,有啥窍哩么!腿勤走,多跑几趟;嘴勤说,多跟村干部谝几句;脑勤记,没事了多记记,又不是到了外国了,有啥记不住的,你是大学高材生,比我有文化,肯定比我记得清!几句话说得我直捂脸。

老杨一手好写。有一次,老杨配合我跟刘哥去村上问笔录,村里没有电脑让我打,我只能硬着头皮拿笔记,老杨没有见过我写字,想看我字写得咋样,我手又遮又挡的不让他看,更尴尬地是人都说了几遍了,我才记了个基本情况,老杨说,小王,你是准备给我跟你刘哥管饭呀。我说,凭啥我管?老杨说,就你这速度,得写一天!我急了,我工资还没发呢!老杨把笔录纸拿了过去,对咧,你俩问,我给咱记,事还多着呢!然后笔飞墨舞的,唰唰唰一会儿就把笔录记完了。我一看,谁说字如其人!老杨虽然长得颜值低,但这字写得那是既快又好,标准的行楷嘛!而且语句通顺、要点全面,相形见绌啊,我偷偷把我写的那一页“狗爬”体撕了,老杨说,哎,小王你撕啥呢,叫我看下大学生的字嘛!我说,老杨,你少笑话我,回去我就练字呀!

老杨群众工作能力堪称强悍。辖区某村一妇女,因为跟两邻家因界墙问题闹了矛盾,两邻家准备盖房,她就去挡,几乎每周都报警,人见人头疼。偏偏也是怪了,一到我跟我刘哥值班,那女的准报警!把我跟我刘哥整地头疼,关键我们和村上给调解几次都说不下。老杨那天跟着我们去了现场,先是不说话,我跟我刘哥还是老一套,好我的姐啊,你实在不行打官司嘛,看为个这事,不怕人笑话。那妇女说,你说打官司就打官司!法院的法官是我打个电话就能来!只有给你派出所打电话才马上来人呢,你不来人,我害怕人家打我!一句话把人能噎死。我跟我刘哥气地呼呼的,老杨说,是这,你俩到门口歇一会儿,叫我跟她说说。于是我跟我刘哥就到大门口去了。过了一会儿,我听着那女的高声了,像是跟老杨吵起来了,我跟我刘哥连忙进去,那女的却跟变了个人一样,赶紧端茶倒水,哎呀,看把你们麻烦的,我不报了,通过合法渠道解决。我看看老杨,想着他是不是给这女的吃啥药了,这女的哪一次不是跟我们吵完,脾气发完才给台账上签完字放我们走呢。回去的路上,我问老杨,老杨哥你是咋回事,你该不会以身相许了,这老虎咋变羊了。老杨嘿嘿一笑,我只问了她一句话。我问,啥话?老杨说,我问她,你儿得是今年准备当兵呀,她就高声了,当兵咋了,当兵跟这有关系。我说,没有关系,但当兵要政审,先是村里的意见,你这样闹法,村里敢写你表现好,到了所里,还得我们写日常表现哩。我接着劝她,人家都是心思放在咋把日子过好呢,你这心思一天到晚都是跟两邻闹事,儿也大了,将来当兵回来也要结婚盖房呢,你不跟两邻把这事处理好,将来你这房能盖安宁?一顿说的,这女的就不念喘了。我跟我刘哥一听,好招数嘛老杨!你咋知道他儿要当兵。老杨说,我一看这村的今年当兵政审名单刚好有她儿,你看这还给用上了!后来,老杨这名气出去了,镇上、村里有些处理不下的难缠事都愿意来叫老杨去给帮个忙,当然老杨也乐意去,管烟管饭嘛!

当然,老杨也不全是优点,缺点很明显,就是sei皮(小气),平时抠地很。有时候在外头忙了,我们顾不上回所吃饭就只能在外头自行解决,老杨每次都是点饭的时候热情高涨,吃到最后要结账了,老杨就把碗里剩下的几根面拨来拨去不动弹,每次都是人把账一结,老杨这才把饭吃完,几乎从来没有他请的主动意思。有一次,我们准备整整他,就专门带老杨吃了羊肉泡,快吃完了,先是刘哥说,坏了!忘拿钱了,小王你拿了没有?我一摸口袋,哥,乃咧!我也没拿!我们望着老杨,老杨没有让我们失望,你看看,我就只拿了烟!本来这顿我请!我没有给老杨逃窜的机会,老板,今儿我们都没有拿钱,我杨哥请客,你看能不能给我杨哥记个账,他回头后晌来一清!羊肉泡老板果然神助攻,都认得,肯定能行里么!老杨脸红了,不好意思了,只能认命了,摸摸上衣口袋,你看看,把钱忘到这儿了,无奈地把账结了。回到单位,我给大家一说,老杨哥今儿请我们吃的羊肉泡!大家纷纷不信,老杨这铁羊皮还能让你拔出毛线线!老杨急了,不信啥,这是羊肉泡给找的钱!后来,我终于知道了老杨sei皮的原因,老杨一儿一女,儿要结婚,女要上学,家里就剩媳妇照看,辅警工资就那么一点儿,老杨还要抠着攒些,家里农活忙了,老杨都是黑了回去把活一干,第二天一大早又来单位上班,从地里再抠些钱,看着老杨跟我爸一样的年纪,却还要为生计如此奔波,有时候难免有些心酸与心疼,老杨却很乐观,马上改革了,说不定待遇就能好些了。

写了老杨这么多,怕是不敢再写了,因为我知道,就算我把老杨写出名了,老杨也只会嘿嘿一笑,再想叫老杨请顿羊肉泡,估计是再也不可能了,因为虽然老杨完成了给儿结婚、女上大学的任务,但老杨依然很sei!(龙背派出所  王泽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