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学园地 > 正文
秋夜思亲(原创)
发布时间:2018-11-07 来源:经开分局 浏览次数: 字号:A A+ [打印] [关闭]

淅淅沥沥的秋雨总算是停了。窗外,一轮弯月跨过沋河东岸的水际线,冉冉升起。河水在月光的映衬下波光粼粼,拱桥边上闪闪烁烁的霓虹灯倒映在沋河的水波里,伴着随风而动的水草,舞动着金秋独有的那份风韵。

此刻,孩子已在鼾声中沉沉睡去,而我,褪去一身的疲惫,独倚窗前,静静的聆听着蝈蝈和青蛙的鸣叫,沐浴着浅浅的月光赐予的恩泽,静静的享受着这份独有的静谧。深秋的夜,虽有月光,可毕竟清冷,我禁不住打了寒颤,竟在这弯月陪伴的秋夜思起奶奶来。

我是极喜欢月亮的,她宁静、柔美、皎洁、普照万物。记得小的时候,听大人们说,月亮上面住着嫦娥,而从看了西游记,才知道嫦娥原来是那么美的女子,于是每到中秋月圆之夜,总会拉着奶奶坐在院中的葡萄树下,仰望月亮,听着奶奶讲嫦娥奔月的故事,幻想着自己长大了是不是可以变成和嫦娥一样美的女子。后来长大点,却心思深沉起来,常常陷于家庭贫苦的思虑和能否继续学业的恐慌中,依旧喜欢抬头望月,然后默默祈祷生活好过点,学可以上的更多点。因为那时家贫,奶奶是从不支持我上学的。

奶奶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女人,自我记事起就一直驼着背,背上顶的包真的有一小口锅那么大,因此得了一个“锅锅老太”的称号,奶奶说是因坐月子时贪凉久睡了铺在地上的竹席导致的,儿时,我还经常因为村里的孩子叫奶奶的绰号和他们干架呢。受封建思想影响,奶奶重男轻女的厉害,原没有弟弟时,我被当成家里唯一的孩子来疼爱,自弟弟出生后一切都变了样,我得放牛、割草、捡柴禾。到了上学的年纪,奶奶是极力反对我读书的,她觉得女子读书大多无用,没必要花那个冤枉钱,好在母亲是文化人,在她的软磨硬泡下,我才好不容易进了学校,从那时起,心里便埋下了怨恨奶奶阻止我上学的种子,同时也是在忐忑和不安中继续着母亲为我求来的恩赐。

直到初中那年火烧蚊帐事件,我与奶奶的矛盾便达到了极点。那时候我没有独立的房间,便在灶房的正对处,母亲房间隔壁的空间处给我架了床,两个长板凳上面架上一张木板的那种极简易的床,罩了蚊帐,便是一个住处。为了防止我夜里读书浪费电,灯泡便挂在厨房左上端的房梁处,开关在厨房的柱子上,奶奶的房间与厨房相邻,是火炕,而且与灶台连接处的墙上开了小窗户,窗户上有两扇小小的木门儿,奶奶总是将门半开半闭的样子,我只要敢在夜里偷偷开灯,亮光第一时间便穿透奶奶的小窗户,接着就会传来奶奶那夹杂着威胁的训斥声,诸如:“黑了不睡觉竟瞎折腾,糟践的那电费钱都够买油了,还是不要再上学了,一个女娃家,上那么多学有啥用……”。那段时间我很是迷恋《穆斯林的葬礼》那本书,放牛时藏在上衣里,边放牛边读。拾柴禾时藏在竹笼里偷偷带出去,拾满了柴禾坐在竹笼柈上读。到了夜里,便等大家都睡了燃起蜡烛读。那天夜里,正看至激动处竟不小心碰倒了蜡烛,瞬间火光四起,好在洗脸盆里时常有水,我忙端起盆泼向蚊帐才灭了火,可惜的是蚊帐已被烧掉了大半,母亲和奶奶也被惊醒,母亲倒是心疼我有没有受伤,奶奶见我没事便大发雷霆起来,责怪我差点烧了房子,虽说夸张了些,不过想想却也后怕,床上铺的、盖的都是棉花絮做的,四周也全是木头的,若真的烧起来,后果也是不堪设想,奶奶愤怒之余竟又说出了不让我再继续学业的话。那夜,我没有再忍,而是和奶奶吵了一架,我讥讽奶奶没文化,活该一辈子过得贫穷,然后哭着跑出了家门……那事之后,我便很少主动和奶奶说话了。

直到考上了大学,奶奶逢亲戚就炫耀老王家出了第一个大学生时,我看穿了她眼里的骄傲和自豪,因为长大的缘故,对她的怨恨也没那么多了,毕竟,我也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临行时的前一晚,奶奶拿出了几层手帕裹着的钱,十元的、五元的、一元的、五毛的、一毛的……竟也有几百元之多,她边问我安徽在哪里,边把裹好了钱的手帕塞到我已经装的满满的书包里,然后背对着我说:“奶这一辈子还没离开过这个地方,我娃有出息,以后有了工作,找了好婆家就不会像奶一样一辈子受穷了,我娃去了好好念书。”奶奶抹着眼睛进了自己的房间,我的眼眶竟也湿润起来。

直到奶奶突然失踪,找到时竟已阴阳两隔,刚生完孩子还没出月子的我,竟发了疯般不顾家人的劝阻趴在奶奶的灵堂前哭的死去活来,过往的所有都在脑海中快速回放着,奶奶的训斥、奶奶的笑、奶奶的叮嘱和我大学以及出嫁时她眼里的不舍……我明明还看见她坐在灶火前拉风箱的样子,她驮着背上那伴随了她一生的疙瘩依旧站在案板前擀面的样子,她总在母亲给我的打电话时等着插上几句的样子,她把我的孩子放在大腿上边笑边哄边摇晃的样子……母亲告诉我,自我离家后,奶奶时常一个人坐在我的床边上发呆、傻笑亦或是自言自语。或许,正是儿时被奶奶阻止求学,才更激发了我求知的渴望,或许,那个虽没有文化的奶奶自我儿时便用了激将法,不然,为何我考上大学时,她满心的欢喜和满眼的骄傲。人呀,总是在长大后才能明白带有训斥和苛责意味的疼爱。

落叶划过秋风从窗前飘落,洒了一地,月已升至半空,夜已然深了,也冷了,再有两周,也是该给奶奶送寒衣的日子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