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学园地 > 正文
警察的本能(原创)
发布时间:2019-06-27 来源:经开分局 浏览次数: 字号:A A+ [打印] [关闭]

从警以来头一遭,我所的辅警老杨受伤了,被嫌疑人用刀捅到了左下腹部,肠子都露出来了,警车一路呼啸带着老杨进了卫生院,徐所带着人去抓人,安排让我赶紧去卫生院看着。卫生院的大夫一看说,这伤势重,估计得去医院手术,而卫生院的车派出去回不来,只能赶紧叫120来接人,在等救护车来的时候,我焦躁不安,甚至失态到对接听120电话的女子发了脾气,我的心窜上又窜下,一边想着最坏的结果,一边又安慰自己肯定没事。终于躺在了救护车上的老杨,牙关紧闭、捂着肚子,伤口渗出的血染红了他的双手,连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我心里一阵酸,一米九的老杨,铁打一般的老杨,山一般的老杨,此刻却软地像一块海绵。局里政治处同志得知情况后立即打来电话,绿色通道已联系好,到了不用办手续,大夫优先治疗!急诊科一路绿灯,徐所带着战友们也来了,老杨被很快送到了外科抢救病房,大夫说,得马上手术。又是输液、又是插胃管,疼痛迅速蔓延全身的老杨表情痛苦,我问:哪儿疼?老杨用手在肚子上比划了一下。大夫说,马上就动手术了,得忍一下。老杨脸上密布着豆子大的汗,擦了一遍又一遍……我们把老杨送进手术室,艰难的等待开始了,此刻手表上的一秒钟都漫长地让人痛苦……

徐所掐着手说,唉,早上要是不安排老杨他们去村里采信息,也不会发生这事。他给我看了老杨出事的视频,早上点完名,我们商量着最近信息采集任务紧,让熟悉情况的老杨和其他两个同志到辖区某村先把村里的信息采一下。结果老杨他们一去,就恰好碰到了他们组办理的一起毁财案子的嫌疑人,老杨他们想既然碰到了,就问下情况。谁知道这人一看到穿警服的,竟然狂了起来,先是破口大骂,认为他砸邻家门的事是小事,犯不着派出所来管。老杨他们先是言语安抚,谁知嫌疑人竟然从裤兜掏出刀子。老杨说,小伙子,有啥事咱说就对了,掏刀子这事性质就变了。嫌疑人非但不听,还拿出刀子捅向了老杨左侧的同志,老杨赶忙去阻挡,谁知嫌疑人反身就捅刺了老杨……“往后退!赶紧给所里打电话!”老杨说。我们分析了视频,如果老杨当时没有冲上去阻挡,使出全身力气的嫌疑人很有可能会把其他同志捅成重伤,而老杨这一挡,用身体做了盾牌,护住了其他同志的安全,却让自己重重地伤了!

老杨平时很谨慎,无论是接处警现场,还是跟着他们组民警出去传人、抓人,老杨作为所里的老人手,深知抓人时不可预知的危险,也是一再叮咛装备带全,小心小心,就是到了现场,也是慎之又慎,从来没有出过乱子。但这次情况不同,老杨他们毫无防备的去采信息,哪成想会有这样的遭遇。我到单位八年,虽说遇到过当事人不配合,有酒后辱骂、推搡的,有逃窜拒捕的毒贩,但在我们辖区敢用刀捅警察的,这是第一个。

手术持续了三个半小时,主刀大夫把我们叫了过去:手术很顺利,人也脱离危险了,万幸是没有捅到结肠,但是小肠有三处破损,已经缝合了,人得好好恢复一段时间了。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有了落地的理由。过了一小会儿,老杨被推出手术室了,人还没有完全清醒,我们把他抬着放在抢救室病床上,看着插满胃管、尿管、引流管、氧气管等各种管子的老杨,我们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痛苦。

     老杨醒来了,我问:老杨哥,后悔不?他紧皱眉头点点头又摇摇头:“唉!给单位添麻烦了!”老杨啊老杨,已经这样的老杨,面对这样的问题,脱口而出的竟然还是对单位的愧疚。我在想,当他面对危急时挺身而出的那一刹那,肯定是出于一种本能,这种本能是身着警服的我们,与生俱来的本能,那就是——“临危不惧,舍己为人”!(龙背所 王泽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