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学园地 > 正文
纪念蜡烛爷爷(原创)
发布时间:2019-08-26 来源:经开分局 浏览次数: 字号:A A+ [打印] [关闭]

我的童年是在乡村中度过的,那些记忆如今已经慢慢模糊,仿佛一段老电影,轻轻诉说着那天真淳朴的时光......

那时候和小伙伴们成天疯玩,在田埂上捉蛐蛐,爬上大树黏知了,跳进小河塘里摸小虾米,直到一家一家都飘起炊烟,才被肚子里的馋虫勾着往家跑。有时候自家饭菜还没煮好,便溜进邻家看看有什么好吃的馋馋嘴巴垫垫肚子,就这样,我认识了邻家的蜡烛爷爷。

蜡烛爷爷儿女都在城里打工,可他一个人住也总是乐乐呵呵的,孩子们也最喜欢跑去他家里讨零嘴吃,他蒸饭留的锅巴又脆又香,煮的玉米甜甜糯糯,连烤的馍馍也是村里最好吃的。

称呼他为“蜡烛爷爷”是因为每到快过年的时候,他都买来材料自己做灯笼里用的蜡烛,但跟别人不一样的是,他从来都不去集市上卖这些蜡烛,而是做好后分给左邻右舍,尤其是有小孩子的家庭。他做的蜡烛又红又亮,烛光稳定,在每年春节都陪伴着村里家家户户,仿佛守护着村庄的平静安宁。

腊月的一天,我从蜡烛爷爷厨房的大铁锅里揭下来大大的一张锅巴,一边吃一边跑进爷爷熬蜡的小屋子,缠着爷爷讲故事。蜡烛爷爷正把一整块原蜡放进盆里,用火炉的温度将它慢慢融化,他小心地加进去一勺红染料,跟我说:“你看这倒蜡烛啊,原料要好,要不紧不慢,一点一点把红色加进去,要是一股脑儿倒进去了,出来的蜡烛颜色就不匀净,不好看啦。”“我知道,姥姥也常常念叨让我学您倒蜡烛的耐心呢,她总嫌我坐不住。”说着我就伸手去够爷爷已经倒进模具插在罐子里的蜡烛,却被爷爷在头上敲了个爆栗:“等冷下来再退壳子!别看倒蜡简单,一道工序快一点慢一点都不行!”我吐吐舌,等爷爷许可了,再慢慢把模具退下来,一根根蜡烛细腻红亮,爷爷用细麻绳绑成5根一束,码在纸箱子里准备挨家挨户送去每年的祝福。

去年冬天,蜡烛爷爷安详离世了,村里每家每户都来拜祭,为爷爷点上一根蜡烛,这盈盈的烛光,好像蜡烛爷爷平凡奉献的一生,光虽微弱却足以温暖冬夜。

这就是乡村的工匠吧!他们有着一份用来糊口的手艺,做出的东西以现代社会的目光来看,也许太陈旧也太笨拙了,但仍然用心去完成每一个步骤。有人说这种粗糙的工艺一定会在技术的高速发展中逐渐走向消亡的道路,我却觉得它们承载着一代人甚至数代人的记忆,也倾注了工匠们的心血。也许会被时代冲击,但我相信在如今多元化的世界里,依然有着他们生存发展、焕发生机的空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