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学园地 > 正文
串串情怀(原创)
发布时间:2019-12-24 来源:经开分局 浏览次数: 字号:A A+ [打印] [关闭]

曾几何时,渭南的大街小巷里开满了串串店,支一个蜂窝煤炉子、架一个不锈钢锅、摆几个塑料凳子、再来几副一次性碗筷,选些竹签穿成的菜下锅,很快就能开吃。

记得上小学时,一到快放学,校门口就有个老太太推来一辆小车,车上架着两个装满开水的锅,放学铃一打,学生们蜂拥而至地围在车边,只见老奶奶麻利地从小车下带有纱网的柜子里取出提前穿好的串串,那时的串串印象只有三种,豆腐皮、牛肚还有蘑菇。用一根竹签将切成四厘米的正方形豆腐皮穿上四片,白白的蘑菇撕成条状把竹签穿满,还有牛肚条用签子穿上后就成了美味的串串。在学生们的喊叫声中,老奶奶把一把菜放进开水锅里轻轻一涮,然后放进桌面上的两个不锈钢饭盒中调好的蘸汁里,麻辣的汁子里有大大的辣子片,不辣的里面多放了芝麻酱,再加上酸酸的、麻麻的、醇香味道,让人欲罢不能。那时因为零花钱太少,拿起一串菜放到嘴里慢慢咬,好想让美味在嘴里多停留些片刻。有些同学因为人多挤不到车子跟前,只能把串串蘸了调料水后,拿到摊子旁边吃,还有些调皮的男孩舀了口调料水偷偷喝到嘴里被老奶奶喊着要勺子,那些串串已然成为我们孩提时代朝思暮想的美味。

上初中时,随着经济的发展,原先的那种串串已经很少见了,每天早上学校门口的小卖部前还是挤满了人,都为买个串串夹馍当早点。这时的开水锅变成了油锅,煮串串变成了油炸串串,串串上穿的菜除了牛肚、豆腐皮还多了香肠,老板把串串放入油锅里炸熟,把香软的白吉饼从中间掰开,用刷子在馍上刷点酱,然后将炸的外焦里嫩的火腿肠从签子上取下来,用刀子把火腿肠在馍中间切碎,撒上辣子面、花椒粉、茴香等多种调料混成的调料面后从锅里舀点煎油泼上去,随着吱吱的声音,火腿、调料面、酱还有热油在白吉饼里交相融合,多年之后当我从学校门前再路过时,小卖部拆掉了,串串夹馍也不见了,可那些美味已经成为了我们青春时期特有的美味记忆。

大学时期,吃大餐首选就是麻辣烫,不但便宜、味道好、还有氛围,那时西一路的傻大姐、天外楼的佰味王、还有市政府门口的麻辣烫都是我们常去的地方,一到下课先派一位同学去占位子,剩下的我们再收拾打扮后才匆忙赶去,到了门口如果还没有轮到我们,就一边指责占位子的同学来了这么久还没有排到跟前,一边想着里面的美味嘴里轻轻地泛着泡泡。终于叫到我们,一窝蜂地涌进氤氲着各种气味的大厅里,我们看着鸳鸯锅、麻辣锅还有各种口味的料碗,然后蘸尽了天各一方再也回不去的同学情谊。

今年夏季的渭南城区,走不了几百米就会看到一家家卖串串的店,尤其是西三路还有宣化路等,各家串串店将一街两巷占得满满的,一过六点太阳不毒时,店家们就支些蜂窝煤炉子、备好不锈钢锅、摆些个塑料凳子和一次性碗筷,一切就绪只等食客们的到来。夏天的夜晚从来都是吃夜市最美的时光,这时没有白天的浮躁、没有白天的繁忙、没有白天的酷热,有的是夜色浓浓,凉风嗖嗖、休闲和放松,邀三五亲朋好友刚坐到街边,老板便连忙把辣酱、香叶、花椒还有许多味调料倒进油锅里翻炒,待底料炒好后,加入提前熬好的骨头汤,串串的锅底就好了。走进店里从冰箱里选出各种各样好吃的菜放在塑料框子里,锅底烧开菜放进去煮熟就能直接吃了。再开上几瓶啤酒和饮料,夜色变浓,汤味变重,酒瓶变多,感情变深。

如今的串串花样已经从最初的几种菜变成了几十种菜,串串的形式已经从最初的传统程序变成了如今的即到即食。终于读懂,吃串串吃的是一种简单的生活方式,吃串串吃的是一种休闲娱乐的心情,吃串串吃的是一种直白的情感交流。也许日后串串会被另一种美食所替代,但它的出现绝对是一个时代特有的选择和情怀,翻腾的浓汤里煮出了难忘的流年时光,浓郁的香味里放尽了生活的酸甜苦辣,琳琅满目串串编导了这一季最美的夜景,然后交织演绎出我们各自的百味人生。

分享到: